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民政论坛
台湾社工之行带来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5-11-11 【字号:

  2015年的10月的台湾之行是一个伴随着美好、成长与感动的生命旅行,此行不仅使我看到了台湾社会福利界的努力与成果,也见证了台湾社会服务从业人员的专业素养与社工情怀。

  一、台湾社会福利事业的发展历史

  1.起步阶段:据了解台湾社会工作起步于上个世纪50年代,社会福利思想的发展传播与当时的社会百废待兴为社会工作的发展准备了基本条件,以传统的志愿服务和慈善社工服务为主要形式,社会工作开始救济性的社会服务,提供服务的主体多半是宗教团体、社会团体。

  2.发展阶段:台湾社会工作成长于20世界80年代初到20世纪末,随着台湾社会的工业化、城市化、民主化的进一步发展,社会生活中的矛盾和问题不断涌现,台湾当局政府通过大幅增加社会福利投入、加强政策立法、强化管理机制等措施不断创造与改进有利于社会福利事业发展的土壤,社会工作民营化开始成为趋势,社会工作有了重大的发展机遇与长足的进步。

  3.完善阶段:1997年后,随着台湾“社会师法”的颁布以及各项“法律法规”的不断修改完善,标志着台湾社会工作的职业化法律地位得以明确,社会工作服务开始更加注重专业伦理知识、方法与技巧的应用,社会工作本土化进程加快发展,民间社会福利团体百花齐放。

  二、台湾目前现状

  1.有关社会政策愈发明确与细化,社会工作法律体系出具立体化。

  1997年,台湾地区“社会工作师法”正式颁布(并于1999、2002和2003年三次进行修订),对社会工作师资格取得、检核、执业及执业范围、开业等均作了明确规定,对社会工作师事务所和社会工作师公会的设立、运作等也作了具体的规定。随后,“社会工作师法施行细则”(1999年)、“社会工作师事务所换照办法”(1998年)、“社会工作师证书执照收费办法”(1998年)、“社会工作师检核办法”(1997年)和“专门职业及技术人员高等考试社会工作师考试规则”(2000年颁布,至2006年共修订5次)等一系列社会工作专业法规相继颁布,对社会工作的运作与管理进一步作了具体的规定。为达到社会工作界内部自律之目的,“社会工作师伦理守则”也于1998年7月颁布。“伦理守则”对社会工作师提供专业服务时对案主、同仁、其它专业人员,和对社会工作专业、自身、机构、社会的责任等均作了明确规定,成为社会工作师在开展业务活动时必须遵守的伦理守则。除了社会工作的专业法之外,在其它一些社会福利法规,如“身心障碍者保护法”(2001年)、“老人福利法”(2002年)、“精神卫生法”(2002年)、“儿童及少年福利法”(2003年新颁)以及“儿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条例”、“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实施细则”等一系列的“实施办法”中,都对社会工作人员的职责、岗位设置和部门配置,以及社会服务机构对社会工作人员的责任等内容作了相应规定。社会工作专业法规和其他社会福利法规中对于社会工作的规定,初步构筑起了社会工作的法律体系,为社会工作的健康发展奠定了法律保障。

  2.台湾高校专业培养定位明确,师资力量雄厚,注重社会实践。

  台湾国立金门大学社会工作系隶属于医护学院主导医务社会工作,对系设置有明确的办学目标与宗旨,办学宗旨是“考量全球性社会变迁下社会工作人才具高度需求,同时兼顾离岛与地方特色,配合本县福利政策与照护产业发展,为培养学生具备社会工作 、考照、就业及升学能力而设立”,另办学特色里就提到与医护学院各系配合,培养长期照护领域社会工作人才;主导的助理教授邱泯科博士专长长期照顾、老人福利、社区工作、人口与家庭政策等。东海大学则强调加重社会工作主要基础课程、尽量多元化及多选择性选修课程,强调实务临床的社会工作学习课程、以及配合社会工作师的立法,开设相关之法律与各领域的社工课程,以社会工作管理学程和儿童婚姻家庭社会工作学程培养一般社工之外专精社工管理与儿童婚姻家庭的专家人才。任课老师中教授副教授以上人员全部为博士学历以上,多有实物经验与专长领域,如系主任刘珠利教授毕业于加拿大Wilfrid Laurier University社会工作博士,专长自我探索成长、社会个案工作、团体工作研究,王笃强副教授是中正大学社会福利研究所博士,主导社会福利导论、社会工作研究方法、社会政策与社会立法等课程。以上我们不难看出台湾高校社会工作专业(系)多有自己的办学目标与特色课程,并且师资力量雄厚。

  3.社会对社工行业认可度高,社会力量参与度高。

  一是社会资本参与度高,多数社会福利服务都有基金会背景支持,如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支持的助老服务,台湾儿童暨家庭扶助基金会开展贫困儿童少年家庭扶助服务、儿童少年保证服务、安置辅导服务、国外贫困儿童安置服务,甘霖基金会提供的弱势家庭暨儿童支持性服务等,而这些基金会本身也或多或少的接受民众的捐助;二是社会志工(大陆称谓志愿者、香港多称为义工)成为一种风尚,人人做志工并以此为傲。三是社会组织(台湾地区称为人民团体)百花齐放。以台北市为例:数量上台北市立案人民团体总数达4072个,其中基金会172个,占比达为4.22%。另外台湾有许多资金雄厚的公益财团法人,如:财团法人台湾佛教慈济慈善事业基金会成立于20世纪80年代,30余年来发展迅猛,现已拥有会员和志工团队人数达数百万人,成为台湾首屈一指的大型基金会;其组织机构已发展到47个国家(地区,包括2008年2月在大陆注册的慈济慈善事业基金会),迄今援助超过71个国家(地区),爱心洒遍全球、声誉遍及世界。

  以上,我们可以看出台湾地区对社会工作事业的发展有相对完善的法律体系保证,社会各界参与程度高,各高校师资力量多有欧美学习或实践背景,培养体制既看重基础也有自己的特色,加上长达65年的发展沉淀,台湾社会工作发展步入稳定快速、富有地区特色的发展阶段。

  三、台湾社会工作发展与现状给我们带来的启发

  纵观台湾社会工作的发展与现状,我们不难发现社会工作事业的发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她至少需要以下几个方面的土壤才能茁壮成长。

  1.经济实力的长足发展是社会工作事业发展的基本条件。

  社会工作简单的说就是帮助人和解决社会问题的工作,而帮助人和解决社会问题最主要的是物资储备和专业人员配备,不管是现在政府主导购买,还是以后社会力量投入大幅增加,经济发展带来社会资本增加都是基础条件。

  2.社会工作者人才队伍建设是保证。

  社会工作是做人的工作,需要一大批具备高素质高专业性的社工人才队伍才能保证社会工作真正落在实处,人才队伍建设是提高服务覆盖面与服务质量的长久保证。

  3.立法先行是社会工作发展的保障。

  中国是一个法制的国度,有法可依是社会工作事业发展的基础与法律保障,各级政府出台的各项社会福利和社会工作法律法规是指导本土社会工作不断发展与完善的指南灯。

  4.本土化是最大挑战。

  中国社会工作发展经历过60年代的断层,如今重新拾起已经落后于其他欧美发达国家,虽然我们不断虚心学习国外先进经验,但毕竟是拿来主义不一定就符合广大的中国乃至大中华地区的不同区情地情,所以发展出适合自己的社工服务模式会有利于更好的发挥政府、民间力量的作用,更快更好的为社会提供对口有效的服务。

  四、厦门市社会工作发展的未来展望与期待

  预测未来10年内是社工行业的大发展时期,20年内都是持续稳固发展期。就厦门而言三年之内会铺开社工服务,完善各项法律法规和行业规范;再过三年甚至更久细化升华社工服务同时做社会倡导工作引入更多其他社会力量的支持;最后当氛围形成各方一起努力,富有自身特色的专业化发展模式就会形成:包括但不限于专业化的人才培养机制、多样化的政府(社会)购买与监管模式、更加专业化与细化的服务模式与评估体系。从台湾社工发展与现状来看,可以参考的发展措施有以下几点:

  1.大力发展社会工作专业教育,培养高素质的社工人才。就厦门来说,在学校资源方面厦门大学、华侨大学、城市学院都有社工专业,在校学生应在注重理论学习之外,更应强调实践的经验积累,学以致用。比如:每学期应安排实习不少于一次,每次不少于2个月,实习计划也应从了解一个机构的基本情况,开展简单外展活动到协助开展支持性、发展性小组及主题活动,不求独立开展服务但毕业时应了解各类型活动、小组、个案、外展的逻辑思路及流程,对一些注意事项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另外,加强社工行业人员的交流,社工协会或主管社会工作事物的社工处或其它部门通过主导或委托的形式定期开展各类主题活动,例如分领域的座谈会/交流会/论坛(举例农转居社区社工服务发展的构思与展望,老年人社工服务项目有哪些注意事项,项目服务计划的逻辑思路是什么等)、社工(趣味)运动会、联席/谊会等增进行业内部人员学习交流。在法律许可范围内开展或支持各项有利于社工行业发展的官方与非官方的交流合作,促进社会各界对社工行业的了解与支持。时机成熟还可以打造线上平台同线下平台活动相辅相成,为行业工作者打造一个良好多元的学习交流与对外展示平台,促进社会工作的教育专业化、本土化的发展。

  2.推动立法和相关社会政策法律法规的制定,强化社会政策引导与相关法规和制度的保障作用。社会工作是一项伟大的社会事业,需要政策先行开路。对于厦门市政府及主管、监管的相关单位来说,除了出台有关服务购买、机构年检等方面法规之外,还可以就项目管理、项目评估、人才使用培养、社工福利待遇的保证、服务对象权利保障、志愿者发展机制等出台细化的文件予以规范和指导。当然各高校、各社工机构、其它有关的社会组织和关心这一行业发展的社会人士均有权利并予以配合促进有关政策的出台及后续的改进和宣传倡导工作,营造一个政府主导,社会力量共同积极参与的法理环境。

  3.鼓励和推动社会力量的共同参与、大力发展民营社工机构和有关社会组织的发展。将社会工作称为是关乎人民福祉的一项民生工程似乎并不为过,起步阶段需要政府力量来支撑维持是可行的也是必须的,就像是刚出生的孩子需要父母照顾一样,但是社工机构自己却不能指望政府扶持照顾一辈子。对于政府来说需要引导激发社会力量的自我缓解和解决社会问题的能力。对于社工机构来说,除了做好社会倡导提供普适性社工服务,积极参与政府购买服务计划外,还应积极改善机构内部管理体制拓展项目资金来源渠道,完善内部人员晋升机制做好团队建设维持团队稳定性,提升服务的覆盖面与专业化程度保障服务对象权益并提供优质高效的服务。

 

  思明区孝善养老服务中心  陈东

收藏本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